当前位置:首页 > 典故 > 贾府的奴才被惯坏了,心怀鬼胎欺负主子,说出来我真不敢信

贾府的奴才被惯坏了,心怀鬼胎欺负主子,说出来我真不敢信

关键词:贾探春 赵姨娘 李纨 芳官 司棋 贾环 周瑞家的 袭人 小说 服装???发布时间:2019-10-05 10:00:01

在我们平时所看到的电视剧、电影、小说或者听到的其他故事里,形成了一个印象,那就是古代封建社会的阶级分别还是很明显的,比如皇帝和大臣、嫔妃与宫女这类君臣关系,贵族人家或者有钱人家的主子与仆人的关系,都是等级森严、界限明显的。其中,权力阶层对奴仆阶层是拥有绝对的权利的,是可以任意处置奴仆,而奴仆给我们的印象和感觉,似乎永远对主子百依百顺、卑躬屈膝。

事实果真如此吗?其实也不尽然。下面我们就一起走进贾府,了解一下贾府的奴才们是否对主子那么顺从。

贾府的奴才被惯坏了,心怀鬼胎欺负主子,说出来我真不敢信

一、吴新登媳妇:无事生非,欺负幼主

凤姐生病,探春李纨代为管理家务事期间,吴新登家的等办事的媳妇,看着李纨为人厚道,探春又是个未出闺阁的年轻小姐,因此都觉得比凤姐当家理事的时候好敷衍搪塞。

于是这些媳妇们就存了一个心,有意要为难李纨、探春二人:如果她们会办事,那就谨慎办事,不敢松懈;如果她们处事不细心,那就不仅不服她们,而且背地里还要编些个笑话当成下饭菜喷喷她们这些主子。

这次,吴新登的媳妇办事的时候,就故意地只说了一句话:“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昨天死了。昨日我回过太太,太太说知道了。叫我来回姑娘和奶奶。”说完这句话,就不讲话了,故意地试探试探李纨探春二人有什么主见。

这个事情,李纨差点上了当,拿了袭人的妈的例子来参考,命令赏四十两银子。这吴新登的媳妇一听,拿了对牌就要走。大家可以想象,她一出去,必定要编出许多笑话来笑李纨探春不会办事。

谁知探春是个细心人,就喊住她,问:“前几年老太太屋里的老姨奶奶死了,有家里的和外头的这两个分别,家里的死了,赏多少钱?外头的死了,又赏多少钱?你说两个例子我听听。”

吴新登家的还不收敛,就说忘了,又说:“这不是大事,赏多赏少,谁还敢争吗?”探春依旧不放手,笑着说:“这话说得好笑了,要我说,那就赏一百不是更好吗?如果不按规矩来,别说你们笑话我们不会办事,就是你们以后,恐怕也没脸面见你二奶奶吧!”

贾府的奴才被惯坏了,心怀鬼胎欺负主子,说出来我真不敢信

探春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吴新登媳妇还是一条道走到黑,说:“既然如此,我去查查以前的帐,现在不记得了。”探春说:“你办事办老了的,现在还说不记得,来为难我们。你平时在你二奶奶跟前,也现查吗?要是这样,凤姐还真不算厉害,就算是宽厚的了,还不快找过来给我看看,再晚一点,不说是你们粗心,倒好像是我们没主见。”

这媳妇羞得满脸通红,只好出来去取旧账了。作为奴才,吴新登家的看着李纨和探春好应付,不说帮衬着主子好好底办事,反而还故意想尽办法试探忽悠她们,这样的奴才,真是没把主子放在眼里,心思恶毒。

贾府的奴才被惯坏了,心怀鬼胎欺负主子,说出来我真不敢信

二、夏婆子:煽风点火看笑话,造谣生事报私仇

夏婆子这个婆子,出场次数不多,但她出场的那次,影响可不小。要知道,那次芳官、藕官、蕊官、葵官、豆官等小孩和赵姨娘大闹了一场,就归功于这个夏婆子的“口舌功劳”。

赵姨娘因为对芳官拿了茉莉粉当做蔷薇硝给贾环而愤愤不平,正好夏婆子碰到进园子的赵姨娘,两个人简单交流几句后,这个夏婆子发现这是报复芳官等人好机会,正中下怀,于是来了个“借刀杀人”,三言两语就挑拨了赵姨娘,给她壮胆去闹事。故事是这样的:

这夏婆子故意地对赵姨娘说:“我的奶奶,你今天才知道啊!这算个什么事啊。就连昨天这些戏子在这里私自烧纸钱,宝玉还拦着不让人管。人家还没拿进个什么东西,就说不干净,有忌讳。反倒是她们烧纸钱就不忌讳了?你老想一想,这个家里,除了太太,谁还比你大呢?是你老自己撑不起来,只要你撑起来了,谁还怕你呢?正好趁着这几个小戏子不是家里的奴才,得罪了她们也是小事,快把这两件事抓起来,我来给你做证,你把威风抖一抖,以后也好争别的理。就是奶奶和姑娘们,也不好为了这些小戏子说你老的。”

夏婆子就是这样把赵姨娘当枪使,报了自己的私仇。对此,用探春的话说,这起闹剧就是因为这些“没脸面的奴才们的调停,作弄出个呆人替他们出气”。

这个夏婆子,自己不出手,煽风点火、借剑杀人,花言巧语支使赵姨娘和戏子们闹了一番,自己却藏在暗处捂着嘴看笑话,还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来,真可谓恶毒之至。

贾府的奴才被惯坏了,心怀鬼胎欺负主子,说出来我真不敢信

三、王善保家的:多行不义必自毙,现世现报更后悔

王善保家的,是个抓乖卖巧的婆子,而且做事还有点拎不清。在抄检大观园的时候,她故意要显示自己有眼力有胆量,又仗着自己是大太太的陪房,没人敢把她怎么样,因此更不把别人放在眼里。

在探春恼怒生气的时候,她故意走上前来掀起探春的衣服,说:“连姑娘身上我都翻了,确实没有什么东西。”

这个举动彻彻底底惹怒了探春,王家的脸上也扎扎实实地挨了探春一巴掌,而且还被探春的丫头抢白责骂了一番。

贾府的奴才被惯坏了,心怀鬼胎欺负主子,说出来我真不敢信

正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,等到抄到迎春房里的时候,果然从司棋的箱子里查出了她们所想要查到的“贼赃”,司棋和表弟潘又安的丑事更是被公布于大庭广众之下了。

这王善保家的一心就想抓别人的小辫子,偏偏没想到反而抓住了自己的外孙女儿,又生气又羞愧,还被凤姐、周瑞家的等人讽刺讥笑,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,于是自己打自己,骂道:“老不死的,怎么造下了孽了,现世现报给人看了。”

这三个刁奴各怀鬼胎,胆大嚣张,各种兴风作浪、为虎作伥,贾府上下对于她们的目的和行为都心知肚明,用贾母的大丫鬟鸳鸯的话说,这样的奴才,就是奴字号的奶奶们,一个个心满意得,不知道要得意得闹成怎么样呢!

须知,古书上有句话说:慈悲多祸害,方便出下流。在那个年代,贾府自从起家以来,待下人一向还算是较为宽厚的。因此那些得势的老奴才们,面子比一些不受宠的主子都还要大,才被这样惯坏了,形成了一种豪奴逞纵、放肆妄为的独特局面。可见,恩威并施,宽严相济才最重要。

作者:晓景舒怿。本文为晓景舒怿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:红楼夜思。从书里,看更广阔的人生。

分享 2019-10-05 10:00:01

0个评论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